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行業資訊

關於2021年及未來書店業的猜想

發佈時間:2021-1-15
作者:
來源:百道網
閲讀量:46

【物流大陸】作為一個書業經驗豐富的從業者,佘江濤見證了2020年書店艱難的一面,也目睹了書店升級轉型的一面。他提出,書店要有自己的靈魂,要有自己的氣場和盈利場。最為重要的是,他看好書店的未來,並且為書店的發展提出中肯的建議。

2020年是極具歷史性的一年,以一位從業三十多年的書業人的眼光來看,這一年給我最深刻的體會是:圖書因網絡銷售、折扣、檢索、重量等原因,書店作為圖書零售的銷售功能正在加速消失,網絡平台與實體書店此消彼漲式的銷售格局正在加速割裂。真正能夠做到線上與線下融合發展、文化多元業態融合發展的實體書店,其運營邏輯和運營模式還有待進一步建構。在此狀態下,最值得關注和緊迫的事情是:書店需要徹底轉型,並在此基礎上升級,這和出版社的順序正好相反,更具挑戰性。基於這個觀點,我覺得最大也是最積極的變化是:從業者都知道了整個書店功能和從業團隊都要發生變化才能轉型,否則怎麼做都是擺設。

書店要有自己的文化魂

實體書店應該是有明確文化定位的書店,在此基礎上實現新技術、文化多元業態融合的提升。書店要有文化的魂,它不是有錢人各種層次和形態的、或可有可無、或網紅打卡的擺設。

我對於實體書店的觀察更專注於其轉型的邏輯性和對於文化精進、新技術、文化延展的把控能力,分成以下幾種類型。

1.國有書店品牌:四川文軒旗下的“BOOKS”系列、Kids Winshare。他們是當下國有傳統書店轉型思路清晰、品牌建設系統化、文化和多元商業融合度高、物理空間打造水準高、運營團隊新鋭的代表性國有書店品牌。

2.出版社書店品牌:中信書店。中信出版社是當下將內容生產、內容線上傳播與售賣、線下實體打造,“三位一體”佈局得最早且成效突出的出版實體,其整體工業設計的理念、系統方法和具體實踐,在中國出版界無出其右。

3.非國有書店品牌:方所,言幾又,西西弗。“方所”和“言幾又”在圖書選品和展陳的精細化、注重文化衍生價值開發,多元業態深度融合、文化藝術空間展現等方面令我印象深刻;“西西弗”書店是小而精連鎖書店的代表,深耕文學、社科、生活、童書等書籍品類,有貼合消費需求的標準化產品線建設體系,並在實體空間的打造方面具有較強的辨識度,可複製性強。

4.外國書店品牌:蔦屋書店。作為全球最火的連鎖書店品牌之一,生動闡述了通過“書+X”模式構建體驗場景,通過全面數據網規劃串聯起特許經營項目,從而進一步打造“複合型文化生活空間”的實體書店發展之路。它是以數據平台驅動和數據賦能、複合型文化生活方式打造的先行者。目前已落户杭州,但僅憑首店還不能完全呈現蔦屋的精髓。

書店要有氣場和盈利場

我相信2021年的書店:

1.對於實體書店轉型之路的探索會更理性化,畢竟能夠長期生存的書店才是好書店的基礎;

2.實體連鎖書店會更注重佈局的結構化和運營的差異化;

3.會加快對於線上與線下融合的步伐,會更注重互聯網思維對於實體店的影響力,但要儘快形成模式和實效;

4.新業態會更快速的融入書店,更加註重對於文化衍生價值的挖掘,進一步聚焦對於“文化綜合消費”的解決方案;

5.會更注重對於書業文化內容的研究,從而導入更加專業的文化服務與知識服務體系,這既是未來書店的目標,也是未來書店的基礎。對現有的書店從業人員來説,它是一個最大的挑戰。

當我們對於書店的定位還不是非常清晰時,技術會失去方向;隨便的跨界不可行,是堆砌而不是融合。書店要有“氣場”,最核心的氣場就是對於選品、氛圍、營銷的自信,這是先決條件,但氣場未必就一定能夠帶來盈利場,這就引伸出書店轉型的更高條件:閲讀推廣、知識服務與知識交流平台的架構,以及與新技術、文化消費相關商業的融合。實體書店的打造需要有一定文化素養或熱衷文化的人來辦,抓住“文化場”的核心,懂得新技術、懂得多元融合。書店的建設者與運營者要具備處理將文化與新技術、文化多元業態融合進行貫通處理的能力。

書店是思想彙集地和靈魂歸屬地

我在自己公眾號裏發表的“實體書店的四種形態”裏着重提到了社區書店,社區書店不是單純地理區域式的書店,而是注重文化形態與定位的書店,它不能以“賣場式”邏輯來經營。混合型的,缺乏社區性、社羣文化定位的賣場書店哪怕再炫,也是難以長期生存。未來的書店應該突出具有明確主題定位的社區書店,它或許不以賣書為主要功能,而用自身的文化呈現出一種獨特的文化價值,實現和促進附加的商業價值。未來的書店都是由文化人辦的,就像一家成功的劇場、音樂廳、博物館、美術館一樣。只有這樣,新技術、文化多元業態融合才有意義。

“社區”更是“社羣”,在社羣概念快速迸發的當下,實體書店以不同文化定位為基點,創造出符合自身發展定位的社羣,一家好的社區書店既是文化消費場,也是思想彙集地和心靈歸屬地。

因為疫情,書店銷售呈雪崩式下滑,從而導致抗風險能力較弱的書店退出市場;即使依然存活的書店,其盈利前景也十分堪憂。疫情進一步加快了消費者熱衷於線上購物的步伐,如何引流是後疫情時代實體書店最大的挑戰。

如果把握好以下幾點,發展的機會還是有的:

1.無論是線上線下融合、文化多元業態融合、文化和知識服務,書店要走定位明確、專業明晰的發展之路;

2.實體書店要注重以文化消費為核心的場景化打造,加快對於“貨場”到“學習場”,“貨商”到“知識服務商”角色的轉變;

3.重視新技術對於行業轉型發展的積極作用,並儘快實現運營思維互聯網化,藉此提升資源的建構能力,擴充服務半徑,實現服務下沉,關注社羣營銷和服務購買;

4.書店已在進行新一輪的洗牌,會有更多的新生力量加入書店建設的序列,從而催生更多的文化多元業態融合。

前兩條最為重要,對新技術和文化多元業態融合有着綱舉目張的作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