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行業資訊

書店將會進化成一個什麼樣的商業物種?

發佈時間:2021-1-15
作者:
來源:百道網
閲讀量:40

【物流大陸】全球疫情給了各行各業重重一擊,書店行業的各界人士對於這樣的遭遇都在積極應對,思考如何度過危機,從危機中尋找新機會。香港聯合出版集團董事長傅偉中認為,新物種書店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要利用書店平台優勢聚合資源,滿足消費者的不同需求。

2020年最大的“黑天鵝”是全球疫情。疫情之下的書店經營,從現金流、商業模式、服務質量和用户體驗,尤其是經營者心態的修煉和意志的磨礪,堪稱全方位的極限施壓,是一次尚不知曉何時結束的“超限戰”,我想這應該是2020年書店行業同仁的切膚之痛,也是最深刻的共同體會。

從容應對,催生書店新的生存方式

對香港聯合出版集團來説,值得慶幸的是,在疫情來襲之前,我們完成了集團旗下三聯書店、中華書局、商務印書館書店連鎖的管理整合,使得我們在加快本地圖書電商、優化佈局、提質增效,以及帶給讀者更多增值服務和更好體驗方面才有了可能。疫情下集團旗下書店特別注重營銷模式的創新和迭代,主題陳列的更換頻率是以周、甚至以天來計算,一間書店同時可能在做3-4個不同主題、不同規模的主題陳列和促銷,不同主題呼應不同的社會議題、大眾情緒和購買需求。這是前所未有的忙碌的一年,但的確也倒逼了書店的抗壓能力,催生了書店新的生存方式。

最值得關注也最遺憾的事是,在疫情尚未結束的時候,一些書店倒在了疫苗來臨之前的拂曉。每每看到這樣的消息,令人神傷和扼腕嘆息。疫情成為壓倒書店經營者原本就難以承受的壓力的最後一根稻草,這是全行業需要直面的現狀。

如何提高書店的快速反應能力?我們在關注研究書店的進化歷程,互聯網語境對書店業的持續深度滲透,疫情改變了讀者的閲讀行為和書店業的商業模式,未來的趨勢可能依然如此,所以我們思考的是書店管理模式如何快速進化,新的環境下,書店究竟要進化成一個什麼樣的商業物種,我們怎樣才能有一套更靈活、更市場化反應的管理模式。

讀者正在迴歸閲讀,那麼書店該如何應對?

我一直比較關注內地一線城市書店業的動態,近期特別關注日本蔦屋書店在中國內地的佈局。

作為新形態書店的代表,蔦屋整合業態經營、企劃能力、空間美學、數據化經營等方面的領先能力受到業界的廣泛肯定。這次在杭州除了T-card的數據化運營部分,其他各項都引進並非常貼近日本蔦屋的標誌店(代官山T-site),顯示出CCC(蔦屋書店母公司)對進入中國市場的信心。內地這些年在新形態書店上多有嘗試,也有不少品牌脱穎而出,與中國同業相比,蔦屋如何設定自己的發展路徑?是否會盡快啓動大規模展店計劃?值得業界期待和關注。

2021年最值得關注的書店動態是,疫情所帶來的閲讀新常態將會如何影響後疫情時代的閲讀形態。疫情下不能旅行了,留在家中時間多了,家人彼此之間相處時間多了,疫情對情緒與心理的影響也讓大家更加關注心理健康、情緒管理與人際關係,這使得大家對閲讀產生了新的需求,希望在圖書中尋找答案,希望通過閲讀凝聚家庭關係。讀者比平時更頻密地走進書店,讓書店在經歷最初幾個月市面冷清、銷售下跌之後,逐步找回銷售的節奏。

香港目前疫情仍在反覆,但人類正在戰勝疫情,沮喪與焦慮遲早都會過去。擺在我們面前的問題是,疫情下讀者新的閲讀需求是否能得以持續?有一點可以肯定,疫情下讀者更多地習慣於網上購物,這個習慣也許不會隨着疫情淡出而改變,對此,實體書店應該積極應對。

新物種書店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?

有人説疫情好像按下一個暫停鍵,讓所有的進行時變為待機狀態。

但事實是當暫停鍵被解除,一切卻無法迴歸從前。

疫情前實體書店面對的是新零售環境下的轉型升級,疫情出現與消退並沒有改變實體書店面對的外圍環境,只是更加劇這種變化的深度與急迫性。後疫情時代書店發展的挑戰,是如何提升自己在圖書生態圈中的角色重要性。在一個出版社自己做電商、做直播、直接面對讀者的環境中,實體書店價值何在?這是現實的挑戰。

書店機會來自於是否能做好連接,一是連接圖書、作者與讀者及潛在的用户,通過各種方式、如陳列、推薦書單、店員介紹等將好書介紹給讀者;二是連接讀者與讀者,通過策展與文化活動等,聚攏有共同興趣的讀者;三是提供什麼樣的超出用户想像的期待並持續迸發用户粘性,以致成就一種多樣化新的生活體驗和城市生活方式。

書店發展最終將走向線上與線下融合,即是以在線海量圖書品種補充線下存量,以線下體驗(在實體書店才能體會的“不期而遇”)強化閲讀樂趣。讀者在實體書店裏享受到這兩方面的體驗,所有的出發點都是為了讓讀者更方便地享受閲讀的樂趣。

2021年,聯合出版集團將有一間新的書店開業,我們的目標是實現這樣的線上線下融合,嘗試打造一個書店新的物種。我們認為閲讀是最平等的享受,任何人只要走進一間書店,接觸到圖書、閲讀圖書、得到的收穫都是平等的,以及所有進入書店獲得的體驗。我們不會去下一個價值判斷,認為在實體書店買書好、還是在線買書好,這二者絕無衝突,我們的書店裏也會賣電子書閲讀器,賣電子書閲讀卡,當然也有生活方式。好的書店,最終是要有好的圖書、好的品牌、好的文化,好的體驗。

如何用書店的平台優勢聚合資源

在直播和短視頻方面,書店的優勢在於聚合資源,可以跳脱出單一出版社的書種和類型限制,以書店的平台優勢來聚合資源,也包括生活服務資源,為讀者提供較單一出版社、單一書店更完整、更多選擇的購買組合。

集團旗下書店在推進的書單計劃,用意就是要體現書店在品種上的優勢。定期邀請文化名家、知名人士、KOL推薦書單,為他們拍攝推薦書單的短視頻,在店內陳列書單的同時播放短視頻,這些短視頻又通過社交媒體播放,視頻下面有購買地址(實體書店)與購買鏈接(網上書店),從引起讀者興趣、到研究書單、到在線下翻閲圖書或到網上書店查看圖書信息、到確定購買、完成下單的過程順利完成。

過去集團每年在線下舉辦幾百場文化活動,疫情下我們就將文化活動搬到網上,網上書店每週圍繞五個主題、推出超過十條短視頻,並且在持續增加中。網上舉辦文化活動靈活度更高,嘉賓參與度也高,而且可以嘗試實體文化活動不能實現的做法,比如今年深圳讀書月期間,我們在深圳的本來書店舉辦了“深港共讀”主題活動,跨地域的文化聯動形式收到很好的效果。

好書和閲讀仍然是核心關切,契合所在城市的文化與氣質是重要的呈現方式,時下流行的短視頻和直播適用於所有供應商,關鍵在於策劃、內容與堅持。如何找到讀者和用户感興趣的話題,製作高水平的在線內容,這是書店經營者要關注的問題。